Auguuust
黑子厨
 

《【绿黑】一个小片段》

不要脸地蹭个绿黑日,很短很短

----

虽然说不管男男女女戴上帽子口罩穿上手术衣都长得一摸一样,但黑子还是一眼从人群看到了他男朋友那双宝石一样亮晶晶的绿眼睛。

“绿间君!”黑子没有靠太近,只是隔着一段距离打了个招呼,声音不大却也足够让人听清。

“黑子,你来了。”绿间朝他点了点头,口罩严严实实地挡住了他大半张脸,但黑子还是从他那双露出满意神色的双眼看出了绿间对于他能快速分辨出自己男友是谁而表示赞赏。

——还是不要告诉他自己是通过身高认人的好了。黑子悄悄地吐了吐舌头,找了一个不挡事的位置站着,认真地观看起绿间的动作。

绿间正要给一只实验动物做手术——这是医学系必须学习的课程,这次正是绿

《【紫黑,绿黑】紫原君和绿间君总是在吵架》

#在复习的间隙摸鱼写的,勉强算是端午节的小甜饼吧~卷哥生日快乐,谢谢你画的故事~

(其实cp写得没那么明显,甜味儿可能淡了点)


1.为什么紫原君和绿间君又在吵架了?他们都说是这两个人最近手感太好的缘故,但黑子还是觉得不应该啊不应该。

“请你们不要再吵了。”黑子走到他们跟前认真地抬起了头,一股酸水味儿突然涌上了喉头,紧接着他就只能听见其他人在他耳边叽叽喳喳地争吵。

“喂你怎么又要吐啦!”绿间君的咆哮把他的意识唤了回来。

“啊好麻烦啊!”紫原君拖长了声音抱怨,一把扛起黑子往洗手间跑去。

“跑慢点啊笨蛋!”

“啊?慢点让小黑仔吐在这里吗?”

话音刚落,黑子就哇地一声吐在了紫原的背...

巨人大火的时候,我周围不论平时看与不看动漫的人,都在追这番,总是有人问我,你为什么喜欢艾尔敏啊他那么弱,看见我的桌面是艾尔敏也会露出嗤之以鼻的表情……老实说我一直都对这件事很生气。我知道艾伦很强利威尔很强三笠很强,甚至随随便便找出一个士兵也比艾尔敏强,但我就是喜欢他啊。

喜欢他金发碧眼长得像个可爱的小王子一样,喜欢他明明很弱小但也努力地让自己变得勇敢,喜欢看他一点一点成长起来器用起来,喜欢他的聪明,喜欢他越来越沉稳的样子。

审视一遍我喜欢的那些角色,他们都是这样的人啊,只有强者才能被喜欢的话,那我干脆去喜欢巨人算了。

这个番我一直都没怎么刷过,但这次还是放不下,真希望最近的剧透都不是真的...

《【灰黑/绿黑】Gravity 11》

#我更了!每次都会说这个月好忙,等下个月轻松一点了就来更,但事实上每一次的下个月也并没有轻松,六月份会有八门考试,所以我整个人都处于一种运行内存爆满的状态,明明我五月才考了三门啊!

灰黑过去的事还没讲清楚,所以依然是一半回忆杀一半现在,姑且算是平淡的甜~吧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下去。

——这样说未免是太夸张了些,但事实也差不了太多。初次离开家到这样的大城市来,哪怕是和灰崎一起,黑子的心里也是没底,更何况,灰...

《【灰黑/绿黑】Gravity 10》

我终于更新了!自己都差点以为自己快要放弃了,感谢还记得这个坑并一直催我回来写的小伙伴(哭泣)因为太久没写,所以自己都忘了该怎么写了,一边回顾前文一边揣测自己以前的想法。如果发现BUG请一定告诉我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0

离家出走还不到12个小时,黑子又踏上了回家的车,只是这次他不是孤身一人。

灰崎坐在他身边闭着眼睛养神,表面上风轻云淡,但手汗却早就将两个人相握的手心打湿。黑子觉得滚烫的温度从湿漉漉的手掌传遍了全身——大庭广众的,灰崎还是牵着他的...

《【绿黑】有关于结婚的一切 03》

#因为是复健,所以先选了一篇轻松的坑练练,又短又无趣

03

这回绿间总算是学乖了——毕竟死学霸还是有智商的——在连续遭遇两次失败之后,他终于找到了正确的求婚方式。

他找房东借来了楼顶的钥匙,在一个傍晚拉着黑子上了楼。

“有什么事吗?”正在做饭的黑子还围着那根粉红色的围裙。这是他们逛超市的时候随手买的,两个大男人都没注意到围裙上面的浅粉蕾丝花边,直到回家拆开包装的时候才发现了事情的不对。

“咳。”绿间君将手举到嘴边,清了清嗓子,“太阳,要下山了的说。”

“啊,的确是的,要下山了。”黑子手里拿着锅铲,扭头看了看天空,一脸认真地重复了一遍绿间所说的话。

“好看吗?”

“嗯,好看。”...

《支仓希斯X小日向穂积》

思来想去,不知道这对应该叫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打tag,全凭缘分吧(笑cry)顺便来听听写文时的BGM 一途な思い - 安瀨圣


01

运动部门的空气里,弥漫着少年特有的汗水味。十几岁的年纪总是喜欢干点热血沸腾的事,手掌与拳头的碰撞,头发与脸颊的摩擦,一个人的体温和另一个人的体温在空气里交融,被汗浸湿的布料在风中猎猎作响。

小日向穂积也喜欢。虽然总是有人觉得他像个女孩子,个子瘦瘦小小,皮肤白白嫩嫩,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血液里流淌着怎样躁动的因子。

他喜欢风从发丝间穿过的感觉,喜欢看因为急速地向他身后卷去而模糊的风景,喜欢双脚离开地面时鞋尖蹬起的泥土,喜欢和队友用...

《【灰黑/绿黑】Gravity 09》

#其实并没有什么肉,但还是用了河蟹器,阅读不便抱歉

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09

绿间坐着冷静了好一会儿才一踩油门发动了车。

他知道灰崎和黑子交往过,可明明上次黑子还死不承认地说他们不认识,这次就直接让他看见两个人住在一起的场景了。真是好笑,黑子依然没有说他们交往过,连担心那两个人今晚会上床的理由都找不到。

绿间扯了扯嘴角,他想起刚才自己在黑子额头上的亲吻,那绝不是平时的他能够做出来的举动。感情果然是难以控制的事情,绿间在这一瞬间有些懊悔,他本该更理性一点的,但与此...

《【青哲奈♀】狼女》

#性转预警,很早以前答应vagabod要写哲奈,然后我只写了一个开头就放置play了……这篇脑洞非常地清奇(lei),总的来说,是一篇草稿风极浓的半成品,很短,因为我编瞎话编不下去了


茅屋外的火盆噼啪作响,哲奈蜷着身子侧躺在矮塌上,鼻尖埋在身下的兽皮的绒毛里,背后传来着滚烫的体温,让人生出被野兽包裹在腹中的错觉。

她的腰上搭着一条粗壮黝黑的手臂,那是她的丈夫青峰大辉。一年前,因为部落灭亡而流浪在外的哲奈一家被来自西边的异族人所杀害,而她因为去给年迈的父母打水而躲过一劫。失去一切归属的哲奈站在被血浸透的石砾上,头脑一片空白。

直到外出打猎的青峰发现了她,并将她带回了自己的部落。语言不通...

《【灰黑/绿黑】Gravity 04(补)》

被屏了,补档,用了文字河蟹器,阅读不便抱歉

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4

黑子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忘了前一天夜里迷迷糊糊时看到的事,他甚至没反应过来自己正在参加毕业旅行。

黑子揉了揉眼,试图伸一个懒腰,刚一使劲却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人压住了。他这才彻底清醒了过来,看清了凑在眼前的灰崎的鼻尖。不知道他们两人的睡相是有多糟糕,才会这样交缠在一起。

黑子不敢动了。但令他意外的是,灰崎很快就醒了过来。看到黑子圆圆的眼睛在跟前扑闪扑闪,灰崎似乎也当机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两个人凑得太近了。但毕竟是抱过无数女朋友...

《【灰黑/绿黑】Gravity 08》

#久违的更新~正在努力复健,错别字和bug较多请原谅

 以后会尽量在每篇文添加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8

黑子自认为是个没什么艺术细胞的人。流行,爵士,摇滚,民谣什么的,他偶然在杂志上看到这些词语都会觉得头晕,音乐在他的耳中,大概只有好听和难听的区别。他觉得自己人生艺术细胞最活跃的时期,应该就是他和灰崎住在一起的那段时间——那也是他们交往之后黑子第一次发现灰崎还有他所不知道的新技能。

所以,现在黑子坐在音乐厅里,一时没忍住就悄悄走了神。并不是交响乐不好听,刚开始的时候他确...

《【绿黑】有关于结婚的一切 02》

#新年第一次更文就被莫名其妙吞了orz…之前的评论还未来得及回复,非常抱歉…话说究竟是哪里有问题啊!!!


前文 01


02

在咨询了科室里的护士们之后,绿间才明白为什么黑子会对他的求婚那样生气——可以不要大大的钻戒,但是求婚不能太随便,像那样趁着对方安慰自己的时候脱口而出简直是大忌。

不过知道自己错在哪儿的绿间压力更大了。因为黑子已经知道了他想要向他求婚的事实,就算他再怎样精心设计也很难给黑子惊喜了。

已经生了两个小孩的护士长拍了拍绿间的肩膀,一脸语重心长:“其实啊,只要诚心所至,哪怕再平凡的求婚方式,也能让对方感动的。人家和你结婚是想好好过日子,又不是想演电影。”...

2015年要结束了啊,还有好多太太的文囤着没看,还有好多坑挖了没写,有be的心没be的胆,就算是忙到爆炸也不想出坑…来年会继续加油的,还有好多好多的故事,希望自己可以顺顺利利地把他们写出来

感谢这一年来看过文的小伙伴,愿我拙劣的文字和故事可以带给你们一点点乐趣

跟风,有人来唠唠嗑吗(喝茶)

《【赤黑】人偶(下)》

【预警】这个黑子有点病娇,三观有点不正,可能会引起轻微的不适 (没有be预警就说明这并不是 真be)

#@哲分不足跌斯  点文的下篇

#真男人,从不回头看大纲


03

“次郎,你还记得你和哥哥去后山遇到的事吗?”

“记得。”

“说来听听。”

“我们在山上遇见了一个漂亮的姐姐,她说她的东西被挂在树上了,想要哥哥去帮忙。”

“为什么她不带上你呢?”

“他们让我在那里等着。那个姐姐说前面很危险,还说他们马上就会回来。然后她给哥哥说了几句悄悄话,两个人就一起走了。”

“你还记,得那个姐姐长什么样子吗?”


没有等到想要的回答...

《【赤黑】人偶(上)》

#600fo的点文, @哲分不足跌斯  说想要花色背景赤黑,其实这是乱七八糟的背景,全程俺赤,不要细究(ry)还没写完

本来想的是12月正好是赤司的生日所以点文决定写赤黑,没想到自己拖到这个时候才动手


01

遇见黑子哲也的那天,赤司刚刚来到这个寂静得仿佛没有人烟的村庄。 低矮的木屋,无人的田野,就连孩子的嬉笑声也没有,只有咕咕叫的家禽在院落里跑来跑去。他受人所托来到这里除妖,可当下连拜托他的人也看不见。 

赤司让蛰伏在他身后的影子里的式神前去寻找妖怪的痕迹,却一无所获。

山里无端端吹起了风,远处的树木枝叶翻滚着,发出了如海浪一般...

《【灰黑/绿黑】Gravity 07》

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7

黑子在摇摇晃晃的车厢里昏昏欲睡,脑袋有好几次都差点撞上了隔壁大叔的肩膀。外面的天色随着路途越来越遥远而开始昏暗,到站的时候,天已经黑尽。

黑子踩着铁质的踏板从车里走了下来,双脚刚一沾到地面,他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等他的灰崎。灰崎也发现了他,迈着步子向他跑来。

“到啦。”灰崎伸出食指蹭了蹭自己的鼻尖,夜晚寒冷的空气冻得他的鼻尖红红的,“走吧。”

“这里好远啊。”黑子嘴上不满地抱怨着,却还是任由灰崎拉起了自己的手腕,“今晚我都不能坐车回去了。”

“那就别回去了,住在我那...

《【绿黑】有关于结婚的一切01》

#换个口味,摸摸鱼

目录 01 02


01

 绿间真太郎决定向黑子哲也求婚了。

 自从他们大学毕业捅破那层窗户纸开始交往以来,绿间就没睡过几天好觉。除了像炸弹一般不断轰炸他的骚扰电话,最让绿间忐忑的还是黑子的态度——黑子实在是太彬彬有礼了,交往之后连一句“真太郎”都没叫过,除了每天可以亲亲嘴摸摸屁股晚上抱在一起滚滚床单之外,绿间想不到他的地位和从初中就开始喜欢粘着黑子的黄濑有什么区别,更别提和黑子做了多年搭档的火神和青峰。

 唯一一次听见“绿间君”以外的称呼,是他们俩在某次滚床单的时候,绿间坏心眼地把黑子从头到脚撩得不要不要的,却迟迟不做到最后一步,几...

《【灰黑/绿黑】Gravity 06》

#愉快地撒狗血

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6


黑子最终还是赶在晚饭前离开了绿间的公寓。

绿间在中午休息的时候匆匆带了一些外卖回来给他吃,等他吃饱以后又匆匆地赶回去上班。虽然这一切都是那个男人自己不懂得节制而造成的后果,但黑子还是觉得自己赖别人家里有些不好意思,更何况绿间是随时都有可能有工作落在头上的外科医生。不过最重要的是,他今晚可不想再尝一次纵欲过度的滋味。

黑子不想承认,绿间专程为他来送午饭,让他觉得有点暖——自己又不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给绿间发了一封邮件便关上了身后的大门。这个高...

挣扎了快一个星期才把黑受的稿子写完,希望最后可以顺利通过qwq…也请大家多多支持黑子生日合志!

现在已经慢慢开始准备考研的事了,我觉得一年的时间可能都不够我准备,再加上期末,所以接下来会陷入漫长的修罗期,更文速度可能比之前还要慢,但我趁着还能写就每个礼拜写点儿吧

再过几个月还要去挣扎实习的事,可能就不会有产出了,主要是想提前打个预防针给大家,跳坑需谨慎,万一我又坑了呢…如果能写完Gravity和Love Actually,我也就不写连载了,就摸鱼写写甜甜的短篇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鼓励和喜欢!等修罗期结束了也请不要嫌弃地继续带我玩qwq

话说那个点文,我有点选择困难症,让我再纠结几天(cry...

《【空雪】关于甜点》

#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摸鱼的手呢(哭)

#空闲愁x那雪透,依然是没什么剧情的傻白甜,我觉得我可以写个【关于食物】的一系列(笑cry)


一场演出顺利结束,凤组再次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就连退回后台之后,也能听到经久不息的掌声。

大家决定收拾收拾就去被天花寺推荐了很多次的甜品店,好好地庆祝一番。

然而空闲还要去打工。他没能成功地请到假,只好独自一人先离开。五个人的庆祝少了一个人就变得不完整,剩下的四人都露出了有些失望的神色。

最快调整好表情的是那雪,他走到空闲跟前,脸上挂着一贯的淡淡微笑,“空闲君,工作请加油!一路小心!”

“恩,谢谢!”空闲点点头,心里那点因为不能和队友...

《【空雪】关于饭团》

#空闲愁x那雪透

#我中毒了,我就摸一摸鱼(笑cry)


空闲路过厨房门口的时候,一回头就再也无法移开自己的眼睛了——那雪正揉着饭团,纤细白嫩的手指捏着白白的大米,光是看着就觉得很好吃。

看了好一会儿,空闲决定开口打个招呼,“早上好,今天的便当又是饭团吗?”

“啊,空闲君!”那雪似乎被吓了一跳,随即又露出了有些失落的表情,“非常抱歉,今天睡过头了,来不及做便当了。”

“这种事不用道歉啊。”真是个温柔的孩子,空闲心里想。“就算是腌菜,那雪做的腌菜也是最好吃的。”

“诶……”那雪的脸红了起来,说话开始支支吾吾,“谢,谢谢夸奖……”

真是个温柔的孩子,空闲又在心里默念了一遍。正想着接...

《【灰黑/绿黑】Gravity 05》

忽然发现自己写文也写了一年多了,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qwq

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5

高尾自认为是个好脾气的人,他的座右铭向来都是“及时享乐人生”这样积极向上充满正能量的话语,就算是天塌下来,他也一定会找到乐子继续过日子。

然而现在,高尾觉得非常恼火。应该说,自从他接手了这个俱乐部之后,就经常恼火。

灰崎一脸阴郁地坐在他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

“James给我推荐你,希望我能够留你在这里工作,虽然我和他只认识了三天,但我欣赏他的才华和为人,所以答应了,然而你在第一天就出了问题。”...

《【灰黑/绿黑】Gravity 03》

#灰崎初登场,特狗血。起床之后来改了一些地方,因为是断断续续挤时间写的,还有不通畅语句和情节请见谅

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3

黑子有一种错觉,自己就像是被有钱人包养的小白脸。虽然在夜晚过去以后,绿间并没有说起什么奇怪的话题,也没有给他钱财,但他总觉得被绿间这样脱下的每一件衣物都是高档货的男人压倒,就像是被迫接受了什么天大的好处似的。

饶是再怎样看破红尘的人,在看到简单却又精致的吊灯,躺在柔软又有点淡香的被窝里,也会生出一点点懒惰的情绪。黑子把脸埋进被子底下,不愿意面对逐渐明亮起来的窗外。...

《【绿黑】Love Actually 14》

时隔这么久我依然没忘这篇我圆不回来的坑,坏消息是好像越来越没看点了,好消息是我感觉自己好像可以圆回来了

前文回顾:第13回


14

作为当红模特,尤其是经常会上电视节目甚至参演电影的名人,黄濑有一个固定的心理医生很正常。只是黑子没有想到,圈子这么小,或者说,是身在其中的人,刻意地不去扩大这个圈子。

“黄濑只是想找一个可靠的心理医生而已,各种方面的可靠,恰好又得知了我还在留在东京,所以找到了我。”

“高尾君是绿间君曾经的队友,高中的时候也经常和大家一起打街头篮球,算是知根知底的人,会让人放下戒备,又恰好能说出一些对生活上最亲近的人反而说不出口的话,对于黄濑君来说,真的是很好的心理医生...

《【灰黑/绿黑】Gravity 02》

#明明纠结了两天该让灰崎怎样出场,然而我居然还没写到那里去,我有罪

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2

其实地下通道的那一次相遇,绿间并不是第一次见到黑子哲也,尽管黑子并没有见过绿间。

一年前的一个傍晚,绿间忽然想去那家他偶尔会光顾的酒吧喝酒。并不是什么清吧,里面的人难免会做一些不太上得了台面的那回事。男男女女都有不少,单纯只是想来喝酒的人反而成了少数。

绿间也不是对那档子事没兴趣,只是他嫌麻烦,而且不想把自己的时间花在多余的事上。但男人总归是需要发泄的,更何况绿间并不是什么清心寡欲之人,尽管看上...

《【灰黑/绿黑】Gravity 01》

*作死开新坑(笑)依然是胡编乱造的现代故事,以all黑为前提的灰黑绿黑,年龄改动比较大,绿间比黑子和灰崎大十多岁的样子

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1

口袋里忽然响起的手机让绿间在地下通道的楼梯口停下了脚步。他接起电话,是他的合伙人,高尾。

“什么事?”

“啊,我知道你很忙,可是店里有件事必须要解决一下啊。”

绿间放缓了下楼梯的脚步,下意识地看了看手表,“你说吧。”

“这个星期都没有什么人来店里啊,这样下去会赔本的。”

“一个星期?”绿间皱了皱眉头,“再等等看。”

“诶你不要总是这样惜...

《【绿黑】绿间老师和黑子老师 06(完)》

06(完)


在黑子老师的感冒终于好转,可以回来上课的这天,B班的同学们目睹了一件令人目瞪口呆的事情——

黑子老师穿了一件并不合身的羊毛衫,袖子都被挽了好几层才能露出手指。

为什么说目瞪口呆呢,因为那熟悉的绿格子花纹,很明显就是某位总是打扮得老气横秋的老师的口味。

综上所述,就是黑子老师穿了绿间老师的衣物来上班了。

不怪同学们大惊小怪,今天早晨黑子老师走进办公室,刚一脱掉大衣的时候,连高尾老师都被惊得呛了一口水。


扑朔迷离了好长一段时间的两人关系,好像忽然明了了起来。

B班的同学们这才真真正正地有了一种自家的好白菜被拱的实感——话虽然这样抱怨,但大家都明白,如果绿间老师没有...

《【绿黑】绿间老师和黑子老师 05》

05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最近黑子老师对绿间老师都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
谁叫绿间老师要说那种话呢,喜欢就要认认真真说出口啊!可是也没办法,毕竟对于绿间老师那种死傲娇来说,“喜欢”这个词的耻度实在太大。


A班的同学们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有什么办法能让绿间老师大声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呢?

“把绿间老师灌醉吧,不是说酒后吐真言嘛!”

“灌醉老师好像不太现实呢。”高中生不能去喝酒不说,光是绿间老师的酒量,估计也很难喝醉吧。

“真心话大冒险?”

“拜托,他们又不是小孩子。”

大家七嘴八舌讨论了半天也没想出一个好办法,上课铃已经打响,众人只好愁眉苦脸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今天是语文测验,...

《【绿黑】绿间老师和黑子老师 04》

【又摸了一次,快结束啦,还有一两次吧,然后还有好多账要还(躺)】

04


说是新的转机也不太对,事情比转机还要更复杂一点。

总而言之,时间到了学校一年一度为毕业生祈福的祭典。

说是祭典,其实也只是很简单的一些活动罢了,重头戏是男生们的“考试祈愿舞”。三年级的男生们要脱光上衣,围着立在操场中央的几个大太鼓,一边挥舞手臂一边转圈,还要大喊非常羞耻的必胜口号。这完全是男生的灾难,但却是女生们的津津乐道的话题——因为她们可以抱着看好戏的态度欣赏一场肌肉秀。

类似于“藤原同学一点肌肉都没有,好普通啊。”“小野君的腹肌好棒!”“快看那边水原同学的动作好好笑!”这样的评价贯穿了整个活...

《【绿黑】绿间老师和黑子老师 03》

【今天的摸鱼份!】

03


半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荻原老师带着去中国参加数学竞赛的同学们顺利归来。绿间老师的“幸福日子”不得不面临结束。

校园广播对去参赛的同学们表示了高度的赞扬,同时也感谢了荻原老师半个月来对同学们的照顾,虽然没有拿到一个好的名次,但他们已经尽力了。不过作为带队老师,荻原成浩还是有些难过。为了安慰和自己一起长大一起进入这所学校工作的好朋友,黑子老师每天都等着荻原老师下班一起去吃饭,然后一同回家。

可是黑子老师的家和荻原老师的家不是同一个方向啊!


A班的同学们的日子有点不太好过,因为本来就爱板着脸的绿间老师最近更爱摆臭脸了。每次数学课...

《【冰黑】保健室的秘密》

这是肉,之前冬雪酱的点文,被我拖了快两个月qwq(电脑没带回来,手机好像圈不了人)

蚂蚁窝

《[花黑,灰黑]驯化(下)》

【终于写完了!终于!】

上篇戳此:上篇链接

中篇戳此:中篇链接


(下)


灰崎说的是“还活着”,而不是“很安全”。黑子挣脱了他的手,试图往回跑去。远处的房屋已经燃烧起来,人群的喧闹被赤红色的天空笼罩着,不断回响。

“你干什么!”灰崎慌了手脚,赶紧追上去将人拉住,“这里很危险你知不知道!”

“你说花宫君还活着……难道今吉前辈是要他的命吗?”

“或许吧。”灰崎也不清楚事情为什么忽然发展成这样,他只知道今吉已经开始执行军令了。

“那我们怎么能走,我们要去拦住今吉前辈。”黑子有些着急地喊着,一向平淡的声线竟有些嘶哑。

看见黑子一反常态的着急模样,灰崎也来了气。他不顾...

《[花黑,灰黑]驯化(中)》

【这个故事好长啊(大哭)】

上篇戳此:上篇链接

下篇戳此:下篇链接



“失去联系了。”坐在屏幕前的今吉忽然出声道。

灰崎扒开一个挡路的士兵,挤了过去。花宫的身份芯片正在屏幕上快速地滑动着。

“他丢进河里了。”

“为什么你不派人去追!”

崇尚绝对服从的歌斐政权,下级只能听取自己直接上级的指令。而黑子还未完全接管地球的一切,没有今吉的命令,灰崎作为黑子的辅佐官,没有权力让驻扎在地球的部队出动。

“花宫不会愚蠢到伤害黑子,黑子也没有发出求救信号,此时贸然起了冲突,先动手的一方不就成了我们?”

今吉站起身,拍了拍灰崎的肩膀,“放心,黑子君没那弱。”灰崎只觉得这话有点耳熟。...

《[花黑,灰黑]驯化(上)》

【这次的主题文活动,但是没写完,这边也同步好了

是 @哲分不足跌斯 的脑洞,原梗非常美好而带感,我真的非常喜欢,不过到我手里一下子就狗血了起来…文中很多伪科学和黑科技,也请不要细究】

中篇戳此:中篇链接

下篇戳此:下篇链接



“黑子大人,绑好您的安全带,我们马上要乘坐过山车了。”身后忽然传来带着调侃的笑声,趴在窗舷上的黑子扭过头,灰崎正坐在驾驶位上,朝他吐了吐舌头。

“好。”黑子乖乖地坐回了座位,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另外请灰崎君不要那样叫我,叫我黑子就好。”

灰崎撇了撇嘴,不管他怎么乱说话,黑子这个人都不恼不怒,实在是没趣。最后检查了一遍舱内的所以...

《[青黑] 没有你的世界》

【依旧是这次的主题文活动,依旧没什么剧情,内容和题目严重不符】


青峰在早晨八点准时醒来,倒不是说他有多么喜欢遵守“规则”这一类的东西,而是这个习惯因为和那个人在一起太久而难以改变——身体和肌肉对于记忆的维持往往会强于自己的脑细胞。

真不知明明有着起床气的人是为何要坚持每天八点起床的。

青峰打了个哈欠,在床上坐着回了一会儿血压便翻身下了床。他一边抓着头发一边走到卫生间的洗漱台前,眯着眼睛在架子上摸了半天,在挤牙膏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拿了那把浅蓝色的牙刷。

还好没被发现啊,要不然又要被那个早晨低气压的人念叨了。青峰冲掉了刷毛上的牙膏,小心翼翼地放了回去,一如既往地让它维持着之前的角度插在支...

《[绿黑]Love Actually 13》

13


高尾在第二天就收到了赤司发来的预约。他拿出记录工作的小本子,圈圈点点了半天,打了几个电话之后,便啪啪啪地回复了赤司的邮件——马上就到。

“我今天依旧是出外诊哦。”高尾提着公文包走出办公室,路过导诊台的时候放下了自己的工作牌。

“又是很严重的病人啊。”护士抬起头对着他心照不宣地笑了笑。

“Bingo!”高尾眨了眨眼,转身走出了大门。很严重的病人,对于他们来说,就是那些因为各种原因不方便来诊所接受治疗的病人。不过,赤司确实很严重啊,从各种意义上来说。


赤司已经在自己办公室等他了。

高尾脱下大衣,坐在了靠窗的沙发上。昨晚飘过一场雪,透明的玻璃上结着一...

《[绿黑](伪)性冷淡》

【之前写all黑小清新的每周主题文写的,忘了放这边,姑且算是傻白甜吧,没什么意思的小短篇】


绿间万万没想到,再次看见黑子,是在三分钟相亲会上。

他们之间隔着几排长桌,但绿间绝不会认错的,那水蓝色的头发,瘦小的个子,右手边还放着一杯香草奶昔。

真是的,这个坏毛病还是改不了。在和对面的女人说什么话,自我介绍吗?一个没有存在感的人有什么好介绍的。什么!那个女人!那种感兴趣的表情是怎么回事的说!

“先生?先生?”眼前忽然伸来一直手,手腕上复杂的首饰在晃动着叮当作响,“我的话已经说完了,到你了。”

绿间差点忘了,自己也正在相亲!

“咳……”等一下,这个女人叫什么来着?美纪?美...

《[绿黑]Love Actually 12》

12


黑子觉得赤司最近很不对劲。

明明总是精神不好的样子,却还是每天雷打不动地出门去工作,回家之后又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忙碌。好在的是他没有找黑子做了,黑子的身体轻松了不少。

尽管如此,连续几天都忙到连饭也吃不上几口,黑子也不禁有些担心赤司的精神状态。还是去看看吧。

端着一杯热茶准备给赤司送去,推开门的一瞬间却被满屋子缭绕的烟雾给呛到。

什么时候开始吸烟了?工作的问题有这么严重了吗?

“赤司君,别太辛苦了。”黑子还是什么都没问出口。

“我没事。”赤司闭上有些干涩的眼,异色的双瞳被眼帘挡住,脸上的线条因为疲倦柔和了不少。他揉了揉鼻梁,下一秒又一把将端着茶水的黑子搂进了怀...

《[绿黑]Love Actually 11》

【停得有点久了,连自己都忘了写到哪儿了,花了很多时间看以前写的东西,好羞耻,其实我是个不会回头的人啊(笑)…好像这次绿黑的成分也不是很多,抱歉抱歉】

11


因为喝了不少酒的缘故,赤司只能将自己的大部分体重都交给黑子的肩膀,任由他将自己半扶半拖着送回了房间。

“他还没有放你走吗?”在黑子帮他脱下西装的时候,赤司突然问道。

黑子当然知道赤司问的人是谁,他只是摇了摇头,但忽然又想起了什么,抿着嘴淡淡地笑了出来。

“怎么了?”哪怕是喝醉了酒,赤司的自制力和观察力还是惊人的好。

“没什么。只是前段时间,我偷偷溜出去了。”

“哦?都去了哪儿?说来听听。”赤司闭着眼仰面躺在床上,黑子坐在他...

正在写love actually,听听这首歌吧,虽然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联系


  爱し子よ いつまでも / 亲爱的宝贝 无论何时

  この胸に抱かれて眠りなさい / 都请在我的怀抱中沉沉入睡

  稚い あなたのことを / 天真的你

  もう二度と逃がしたりはしない / 决不容许再次逃离此处

  彼女のことなら忘れてしまいなさい / 把她的一切都忘了吧

  ざらついた猫抚で声が / 愿她不会用沙哑的撒娇声

  その耳を舐めないように / 舔舐你的耳畔

  咽を缔めあげておいたから / 否则我将紧勒她的咽喉

  ふたりだけでいい / 只要两人就好

  他には谁もいらない / 其他什么人都不需要

  私だけがあなたを満たせるわ / 你只由我来满足

  あなたの足に / 在你的双足上

  银の足がせをはめましょう / 镶嵌银色的枷锁

  同じ过ちを犯さないように / 但愿你不会重蹈覆辙


  爱し子よ こな胸に / 亲爱的宝贝 在我的胸怀中

  脉打つ甘い蜜を吸いなさい / 吮吸脉动的甜美蜜汁吧

  稚い あなたから / 天真的你

  もう二度と目を离したりしない / 决不容许再度离开我的视线

  彼女のことはもう気にしないでいいわ / 把她的一切都置之脑后吧

  もしもまた爪を立てて / 若她举起利爪

  あなたを夺いに来たら / 前来夺走你

  この手で撃ち杀してあげる / 我就亲手杀死她

  抗うことなく / 不要反抗了

  さあすべてを预けて / 来吧 把一切都交给我

  私だけがあなたを生かせるわ / 只有我能让你生存下去

  あなたの羽根を千切り / 把你的羽翼撕个粉碎

  弃ててしまいましょう / 丢弃了吧

  もうどこかへ飞び立てないように / 但愿你再也飞不到任何地方

  ふたりだけでいい / 只要两人就好

  他には谁もいらない / 其他什么人都不需要

  私だけがあなたを満たせるわ / 你只由我来满足


  あなたの足に / 在你的双足上

  银の足がせをはめましょう / 镶嵌银色的枷锁

  同じ过ちを犯さないように / 但愿你不会重蹈覆辙

  抗うことなく / 不要反抗

  さあすべてを预けて / 来吧 把一切都交给我

  私だけがあなたを生かせるわ / 只有我能让你生存下去

  あなたの羽根を千切り / 把你的羽翼撕个粉碎

  弃ててしまいましょう / 丢弃了吧

  もうどこかへ飞び立てないように / 但愿你再也飞不到任何地方



《[绿黑]深海》

【因为写下篇的时候发现了上篇的BUG,虽然并不影响故事的发展,但还是决定删掉了一起发。另外本篇还稍微含有一点冰黑。】


闪电像是鞭子一样甩过夜空,照亮了火神沾满雨水的脸。他顾不得已经湿透的衣服,只是拉了拉毫无作用的雨衣,继续穿过杂乱的小巷,朝海边跑去。

惊雷应着拍门声响起,屋内的人很快就提着灯盏下来开了门,将狼狈的火神迎进了屋。

“抱歉,黑子,我来晚了”火神抹了把脸,走到火炉旁,脱下了因为雨水而变得厚重的雨衣。

“没关系,倒是火神君在这样的雨天里到灯塔来,太危险了。”黑子接过火神的雨衣和外套,挂在了门边,又转身递上一条干净的毛毯。

“本来你今天可以早点回去的。”火神露出抱歉的笑容。...

《[青黑]花吐病》

蚂蚁窝

名字依然是随便起的,并不是花吐病的设定,只是提到了花吐病而已
这篇文的极大一部分,都是我在睡觉前躺在床上摸鱼写的,有好几次是写着写着就睡着了,可能语句会很不通顺…但我实在是不想再回头看自己写的肉了,所以抱着侥幸的心理写了下去,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真的很抱歉qwq

《[绿黑]绿间老师和黑子老师 02》

【今日汇总…不摸鱼了,我真的不摸鱼了,我要准备考试去了(躺)】


三年B班的数学老师荻原成浩,在三年A班的数学老师绿间真太郎坚持不懈的旁敲侧击之下,终于决定做学校数学竞赛队的带队老师,带领同学们去中国参加比赛了。

“这半个月的数学课,将由A班的绿间老师来代课。”

黑子老师面无表情地宣布着消息,但熟悉他的同学们都看到了他头顶上黑压压的低气压。


“我这两周要帮荻原老师代B班的数学课,所以你们自己要好好尽人事,不要让我太操心的说。”绿间老师推着眼镜宣布着消息,但大家都看到了他试图用手遮挡的笑意。

老师,你得意得太明显了!


28岁,黄金单身,长相帅气,身材高大,声音低沉有磁性,下...

《[绿黑]绿间老师和黑子老师 01》

【睡前摸鱼写的,别当真】


三年A班的同学最近发现他们的班主任有些不对劲——一向不苟言笑严肃认真的绿间老师居然在课堂上发起了呆。

“这道题,你们先想一下该怎么做……”

一分钟过去了。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老师……”

“老师?”

“绿间老师!”

“什么?”

“那个,这道题,该讲了吧……”

“哦。”

这样的情况已经发生过三次了。

以往下课的时候,班上总有好学的学生会缠着绿间老师问数学题。绿间老师虽然脾气有点古怪,常常会说出一些诸如“所以说你就是不行”“给我好好尽人事”这一类奇怪的话,但只要学生有问题,他都会耐心地留下来解答。

但是现在,绿间老师一下课就赶...

《[绿黑]花色》

01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雨,站在庭院中央发呆的绿间真太郎回过神,取下眼镜擦了擦镜片上的雨水。

早春的雨下得并不大,站了一会儿也只是湿了发顶而已。反正也不会有人来叫自己回屋,绿间索性脱了鞋,坐在了回廊上。风夹杂着雨水,打湿了他悬在外面的小腿。

一只蓝色的蝴蝶忽然闯进了他的视线,摇摇晃晃地在低空中飞了一会儿,又消失在了院子里那片绣球花丛中。

不管性格再怎么沉闷,小孩子也毕竟只是个小孩子。绿间跳到了地上,夹着木屐咔嗒咔嗒地追着那只蝴蝶钻进了花丛中。

不知长了多少年的绣球花已经有成年人那般高,从来没有到过这里面,但那是今年春天看到的第一只蝴蝶,还是蓝色的,怎么能错过。绿间...

《[绿黑]Love Actually 10》

10


紫原的话让几个人沉默了很久。

“嘛,虽然却很不想承认,但那个时候,也有小火神在啊。”

“啧,你的意思是现在没有火神那家伙就不行了吗?”

“不是的,并不是火神的问题。”

黄濑和青峰回过头盯着突然出声的绿间。

“并不只有火神能够和黑子一起打败赤司,只是那个时候,只能是火神……如果我们之中有一个人,曾经能够信任黑子,或许就会不一样……”绿间推了下眼镜,看向了青峰,果不其然,那张本来就够黑的脸又灰上了几层,“但那个时候,只有火神能做到,只有诚凛能做到,所以打败赤司的人,只能是他们。”

“啧。”青峰在绿间的眼神攻势下偏过了头,“别把所有问题算在我头上啊。”虽然说那个时候,确实是自...

《[青黑]献祭》

一本正经说瞎话的肉文,本来打算在511写的,结果我一直拖到了现在…(土下座)

蚂蚁窝

《[木黑]听不到(下)》

【ooc,还有狗血。要相信会是一个好结局】

【也要相信,我的题目和内容大多没什么联系】

前文走(上)


(下)


在康复医院做完了当日复健训练的木吉并没有回家,而是转身回到了诚凛。

手机屏幕上,是日向发来的简单的两个字,“输了”。


木吉离开球队已经一个多月。

他没有再过问过篮球的事,也没有回来看一场诚凛的比赛。

——说到底,那个地方所发生的事,怎么也和自己没有关系了。

说要好好看着他们,似乎是自己食言了啊。


把书包放在脚边,木吉在体育馆前的台阶上坐了下来。现在已经是吃晚饭的时间了,天空出现了,校园里的学生寥寥无几,因为比赛的缘故,体育馆里...

《[木黑]听不到(上)》

【写给 @冷氣機_鱼蛋 的木黑,迟到的生日快乐~】

 后文走(下)


(上)

夏天又到了。

黑子撩起T恤的下摆擦了擦下巴汗水,露出了白花花的肚皮。好热。

“你这也太瘦了吧,训练这么久,都不长腹肌吗?”火神慢慢地走了过来,他已经把袖子挽到了肩上,一副热到不行的样子。

“请不要这样说。我是很正常的身材,只是火神君太强壮了而已。”黑子面无表情地递过一个手刀。

“可恶!”火神蹲下身,揉着自己的肚皮,刚刚还坚硬着的六块腹肌已经软了下去。

“喂,笨蛋们!别闹了!还不快跟上!”不远处传来队长日向气急败坏的咆哮,果然天气一热起来就让人忍不住发脾气。

——不对,...

《[绿黑]Love Actually 09(下)》

09(下)

“绿间先生,绿间先生?”
思绪忽然被人打断,绿间才注意到周围的乐手们正盯着自己。
“抱歉。”绿间有些尴尬地扶了扶眼镜。
“绿间你是不是太累了,要不请个假回去休息几天?”团长一脸担心地拍了拍绿间的肩膀。
“不用了,我只是昨晚没有睡好……”绿间并不想耽误乐团的工作,他们是一个团队——这也是黑子曾经教给他的事。更何况,他如果不找点事来做,满脑子都会浮现出黑子浑身红一块青一块的样子。
“就算年轻不要勉强自己啊。”团长笑着打断了他,“我来替你几天,你就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吧,我们还要等着你回来指挥下个月的巡演呢。”
既然已经被如此劝说了,绿间也只好点头答应。

回到家,绿间有些挫败地将脱下的外套随手扔在了沙发上—...

© Auguuust/Powered by LOFTER